流浪猫与情人

LioneTV 阅303
题记:想写写我的流浪猫们(或许现在这么称呼它们已经有点太瞧得起“我”自己了)很久了——要么没时间,要么没心情,或者根本原因是自己太拧巴,借口太多,各种写不好或者不好写的借口。

去年吧,2023年十一之前——大概就是那时候,原先在单位院子一间空房里的流浪狗搬走,朋友就委托我照看一窝流浪猫。
确实是一窝,它们一窝四只,猫妈妈被朋友收留,朋友那边因为猫太多了,只好把四只小的组团给我——最低程度的要求,冬天了它们可以在室内度过,不必去找寻有点暖的机动车底,不必挨饿……而对我来说,也只不过就是给它们添粮添水,定期铲屎换猫砂了。本来我每天基本全都是对着电脑,能有一件让我必须活动一下、走出办公室的事情,对我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何况,这么一群小精灵,我倒也蛮喜欢的。
虽然,它们一直都对我保持着警戒。——每次去猫屋(暂且这么称呼吧,其实是一件闲置的门卫室),它们都会躲到我给它们准备的纸箱、或者我也叫不上名字来的朋友买的那种轮胎似的躲避屋里。我添粮添水铲屎完毕,出了门,它们才陆续从躲藏处出来……一周、一个月是这样,甚至一直到了天很冷,落雪的时候也这样。
是的,天冷了,猫屋里没有任何供暖设施,我还是担心它们冻坏了,买了一个恒温的地垫,又搞了一个油汀……都是24h不断电的那种,因为猫屋在院子里很独立,消防这块,也相对来讲能说得过去。
——直到有一天晚上,同事发微信给我,告诉我猫屋的门不知道被谁打开了,我的猫(同事们都这么称呼它们)都跑出去了——到现在回想起来,那时候的心情还能清晰地感受到。同事给我拍的视频上面还在下雪,自己的孩子走丢了……可能没有那么严重,掺杂着无奈……除了等到第二天上班去看,我似乎什么都做不了。后来另一个同事到单位打卡,又看到猫屋门开着,又发视频给我。我恰好正在看微信,我说你帮我开灯看看几只猫在,同事说四只都在……于是让同事帮忙把门带上了,然后我如释重负地经历了它们第一次出走,是的,第一次。
第二天早上,我去看它们。——窗,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一道缝,虽然缝很窄,但足够一只猫都不剩了。
……我觉得回忆得太详细,对我的心情不好。所以它们的离开,就交代这些。我也曾试着用诱捕笼捉回其中一只,但捉回来不到两小时,我就把它放走了。但那以后,猫屋的门,我一直都会留一条缝。

给它们一个住处,给它们温饱,但它们一直还是畏惧我,难道不就是因为我陪它们的时间太少,或者说,因为我没有陪它们吗。
而它们,最想要的,却是自由。哪怕外面冰天雪地,哪怕外面荆棘丛生。

——像极了情人,不是么?

从心疼,到心宽。——我劝慰了自己好久,又劝慰了朋友好久。不过还好,还好我偶尔会碰到它们都回来吃粮喝水。
是的,它们自然应该有它们的欢乐的自由,我依旧如常,添水添粮,它们如果在外面猎取不到食物饿肚子的时候,回来还有口吃的喝的……逐渐的,猫砂盆也用不到了,猫屋我打扫得懒了,因为它们从外面来来回回,也总免不了地面满是泥土……而我也能通过地面上的爪印,看它们是否回来过。

院子周围的流浪猫很多,包括“我的猫”在内,至少有10只不止了。我到现在看到“别的猫”去吃猫粮的时候,都有一丝丝的不乐意——虽然众生平等,但我心底,还是有些“情有独钟”,后来我把门关了,只是窗留着缝,每天猫粮和水的分量一样在减少,我也偶尔还是能去碰到其中的一只“小灰”,或者它们中有那么一只或者两只(长得很像的),已经离这里很远了。

写到这里,我想起一句歌词:
不论你人在天涯人在海角/记得有什么话我都愿意听你说/是欢笑是寂寞/我在你背后/到天长到地久/只要你回头找我


√最后编辑于2024/6/24 10:58

1条评论
未登录!
lh2707 2024/6/28 23:51
楼主的这段文字,爱了爱了,特别是这个字体,更是爱了爱了的,这是什么笔风?狂草,行草,摹草,古风,楷书不是,么么哒,太有才了,字比人都帅气十足
感谢夸奖……字体……属于野路子吧?说的好听点的话,我倒是想起了一句诗:野渡无人舟自横2024/7/1 14:16